金科的产业扶贫映像:荒地“变”茶园,破屋“变”民宿-宇宙

发表时间:2020年05月29日 03:37:55内容来源:金科的产业扶贫映像:荒地“变”茶园,破屋“变”民宿

来自:金科的产业扶贫映像:荒地“变”茶园,破屋“变”民宿文章地址:http://cul.lovesubaruparts.com/20200328/743077.htm

金科的产业扶贫映像:荒地“变”茶园,破屋“变”民宿

金科的产业扶贫映像:荒地“变”茶园,破屋“变”民宿

每经记者 陈利 每经编辑 魏文艺在距离重庆市区超过250公里、石柱县城70多公里的地方,有一个被群山环绕的小村庄——金花村。由于地处偏远、交通不便,经济发展长期落后,金花村也成为石柱县黄水镇上唯一一个市级贫困村。由于所处海拔较高,金花村村民以传统种植业为主,2017年以前,当地农户年均收入还不足千元。村里的青壮年人口大多外出打工,剩下的基本都是老人与小孩。2018年初,44岁的王飞加入到金科扶贫的队伍中,并来到金花村开展高山茶园种植。从最初的满地荒草,到如今250亩茶园初现规模,今年已是王飞在金花村从事扶贫工作的第三个年头。两年前村里危房遍布金花村地处重庆市石柱县黄水镇,海拔超过1500米,是黄水镇唯一一个贫困村,其中尤以友谊组为甚。2017年以前,当地农户年均收入还不足千元。这一年,金科与琥珀茶油公司联合成立了金科琥珀高山生态茶园,第一个项目便落户金花村,王飞则成为首批前来开展工作的人员之一。而在此之前,王飞其实在重庆铜梁有着一份收入不错、比较稳定的工作。“当初来之前也不晓得具体是干什么的。”《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在金花村见到王飞时,他正跟当地村民一起清理茶园内的杂草。他告诉记者,当初刚来时,村里危房遍布,道路坑坑洼洼,一下雨满地是泥,地里的杂草有的甚至比人还高。“进村后看到这个情况,才晓得了我们是来扶贫的。”“好不容易从农村走出去,‘混’成了城里人,没成想过又回农村当农民了。”王飞当时的最大感受便是“五味杂陈”。尽管已在金花村呆了两年多时间,但刚进村时的情况依然让王飞记忆深刻。“我们来搞产业扶贫,跟村集体已进行了明确分工,关于土地、农房整改等问题都由村上搞定。”王飞回忆道,结果等他们来时才知道,因为农户的不理解,离约定的土地流转量还相差一大截。“那时候每天就跟着村长挨家挨户进行劝说。但劝说工作并不容易,特别是一些年龄较大的村民,种了一辈子地,总觉得把土地流转了就没地种了,死活不同意。”王飞说,就算到了现在,还有一小块土地未成功流转而在茶园中间显得特别突兀。每当工作无法推进时,王飞就会特别想不通:“我来这里就是想帮他们,为啥他们反而还那么不配合?”不过,这种想法往往仅是一闪而过,平静下来后,工作还得继续。作为金花村的企业帮扶力量,金科除了要进行产业扶贫外,还要为这座村庄完善基建配套。跟进工程进度是王飞工作的大头,他要不断与各方沟通保证工程顺利推进。每天早上不到7点,王飞就吃完早饭收拾妥当出门了:村里最近有一段水泥道路在硬化,需要随时去看着;村委会修建动力电问题一直没解决,他要去镇上找相关单位协调……“每天从早上起床就开始一直要忙到晚上。”王飞说,两年多时间里,他慢慢地和村里大部分群众打成了一片,很多工作在村书记蒋贵成的协助下逐渐走上正轨。截至目前,金花村已完成了4.8公里的道路建设、破旧房屋重修、雨污分流、池塘等工作。“9个月没看过电视了”事实上,金花村人口并不多,而王飞所在的友谊组人口就更少了,且大多很分散。全组189户家庭中有13户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由于地处山区,当地经济作物种植较少,大多年轻一点的村民均选择外出务工,剩下老人和小孩守在家里。在这座小村庄两年多,王飞已基本上对村里每家每户的情况“摸得门儿清”:谁家几口人、家庭成员在哪里干什么、土地流转情况怎么样……村民们大多也认识他。路上碰见了,免不了一阵闲聊,“茶园这两天有活没,有需要说一声”“走,今天晚上去我家吃饭”……“就跟自己之前在农村生活是一样的,虽然一度不想干了,但呆久了又不想离开。”王飞说。尽管前期在土地流转方面遭到村民的不理解,但自从去年茶园开始运营后,用工需求增大,越来越多的村民主动找到王飞想要参加。“每亩土地一年流转费用500~600元,在茶园干活一天的工钱就是100~150元,每个月干20天都有两三千元的收入。”金花村村支书蒋贵成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自从茶园搞起来后,村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留在村里。“今年就有三四十人选择不再外出务工了。因为留在村里既能挣钱,还把家里顾着了。”甚至村里82岁老人冉瑞平也一度想到茶园工作。“确实年纪太大了,不适合再出来干活。”最终,还是王飞和蒋贵成一起提着买好的牛奶、油等物资上门劝说了一番,才打消了老人的念头。除了要帮助金花村脱贫外,金科更注重的是当地的长期发展,在发展高山生态茶园的同时,金科还致力于结合当地生态环境资源发展旅游业。投资已近千万元的民宿预计也将在今年8月份开业。“金科来了后,村里的基础设施得到了改善,土地流转给农户带来了收益,以前基本无人居住的破旧房屋通过修缮后发展成民宿,在改善村里环境的同时,满足了村里发展旅游所需的接待能力。”蒋贵成说。此外,在金科的帮扶模式中,金科为贫困户家庭在生活乃至工作上给予帮助。近年来,金科专门针对生活环境恶劣、医疗资源匮乏的贫困地区成立了公益基金,也会在细微处去体贴他们。王飞在金花村的两年多时间里,也曾先后代表公司去往贫困户家里走访慰问。在乡村帮扶的生活是孤独的。在此之前,王飞还有两位同伴,但最后因为某些原因离开了金花村,去到了其他工作岗位,近一年来只有他一个人留守在这里。“差不多9个月没看过电视了。”王飞说,最开始他们连住宿都成问题,更别说电视、网络了。现在尽管有了单独的办公地点,安装了网络,但“真正能闲下来,安静地看会电视也基本不可能。”之前还能每个月回两趟家、看看家里人,但如今也是奢望,“两三个月回不去都很正常。”经过两年多努力,金花村的民宿马上就要开业了;茶园初见成效,明年就能正常采茶了。而王飞的工作也快接近尾声了,在他看来,金花村就如自己的第一个“孩子”:他一步步见证茶园从满目荒草到如今茶树遍地,在这里他付出最多,参与度也最高。至于未来是否要继续留在这里还是去往下一个地点,王飞也不知道。但他只希望“如果不在这里工作了,以后回来,乡亲们都还能记得我、欢迎我。”产业扶贫方可持续发展金花村只是金科在石柱县进行产业帮扶乡村中的一个,类似王飞这样的帮扶员工在金科还有很多。仅在石柱县,4年来金科就已累计投入5500万元,带动上千名群众脱贫致富,在实现资源要素优化配置同时,提升当地“造血”功能。中益乡的蜜蜂项目是其一。为打造“金科·中华蜜蜂小镇”,金科先后投入4500万元发展蜜蜂产业。为做大做强蜜蜂产业,一方面金科联合当地党委、政府和龙头企业,通过因地制宜发展蜜源植物,扩大中蜂养殖规模,推进产品研发及深加工,构建“花卉种植+中蜂养殖+精深加工”的全产业链。另一方面,金科与石柱农旅融合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联合成立产业扶贫项目公司,打造中华蜜蜂科普馆、蜜蜂主题乐园、土家风情民宿、智慧农场等乡村旅游景区、景点,通过农业和旅游业“接二连三”融合发展,吃“旅游饭”。两个项目金科联合投资达上亿元,但项目产生的所有收益,5年内金科不参与产业项目分红;5年后的分红所得,50%作为企业滚动发展资金,用于扩大规模、做大产值;30%作为项目所在行政村的发展资金,用于补充发展有机蔬菜、瓜果特色农产品(000061,股吧),开展星级民宿改造工程,推动农旅深度融合;剩余20%作为所在行政村的兜底脱贫资金,对丧失劳动能力、孤寡老人等深度贫困家庭的兜底帮扶。实打实的产业培育,金科将给当地建档立卡贫困户带来三笔长期且稳定的收入:一是土地流转收入或者股本分红;二是产业项目就业、务工收入;三是金科兜底脱贫帮扶资金。与此同时,贫困地区往往拥有优质的旅游资源可供开发,在城市人实现田园般美好生活的同时,为贫困地区带来消费和经济增长。金科充分挖掘帮扶地区产业发展前景,在产业扶贫的同时,通过销售扶贫、消费扶贫、旅游扶贫,加大扶贫工作的效果。在重庆城口县,金科就结合当地资源发力旅游扶贫,与重庆市国土局、国聚投资共同投入3000万元建设金科·迎红巴渝民宿项目,在推动当地旅游产业发展的同时,为当地贫困人群提供了就业岗位和稳定收入;在奉节县平安乡,金科投资1000万元打造“金科·豆腐柴产业扶贫基地”,创建现代农业产业园和“万企帮万村”示范基地;在奉节县草堂镇,金科投资500万元打造“金科·猕猴桃产业扶贫基地”……另据2019年年报显示,金科先后在石柱中益乡、奉节平安乡、巫溪天元乡等深度贫困乡镇投入资金1.09亿元开展精准扶贫、教育帮扶以及当地基础设施建设等。